汪真:回乐平 品文化

发布日期:2020-10-21 16:57 信息来源:抚州市统计局 访问次数:

  乐平是我的“第二故乡”,从二十几岁开始,乐平就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先生是乐平人,二十多年前,我与先生相识、相知、相爱,成了乐平媳妇,对乐平的痴迷热爱也就深深地映入脑海和记忆深处。

  趁着2020年国庆中秋双节,我再次来到故乡乐平,进行了一次短暂而愉快的旅行。

  怀着激动而迫切的心情,我首先驱车来到乐平市观峰乡蒋湾村这个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地方,看到了正在热火朝天建设中的新房,这是我和先生结婚时,家人口中称呼为“新房子”的一处住房旧址,因多年无人居住渐趋老化,现如今大哥带头在村里进行重建,目前已成为本村面积最大、房间最多的私宅,大哥说今年过年要邀请大家一起来新房子里过个年,“一家团圆欢聚老家”,这正是大家最期待最盼望最快乐的事情。

  路过村里大路口,往事忆上心头,还记得那年村里开谱的日子,我第一次体验到了乐平古戏台的文化魅力。乐平古戏台以“建筑奇巧复杂、装饰豪华艳丽”著称,其设计之巧妙、结构之别致、雕塑之精工、布局之繁华、造型之奇巧、气势之壮观,堪称华夏一绝。2006年,该建造技艺入选江西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4年,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当年的公公是村里威信较高的老者,既是族谱牵头人又是族谱管理人,加之文化造诣较高,颇受村民们的尊重和爱戴,他被推举为开谱活动的领头人,那天的公公容光焕发、精神抖擞,他昂首挺胸地站在那高高的古戏台上,铿锵有力地宣布开谱活动正式开始,泼墨挥毫地写下了象征开谱仪式的墨宝,仪式完毕他将那支毛笔高高举起,准备投到台下,古戏台周边围满了附近的村民百姓,他们都在跃跃欲试地要争得那支有象征意义的毛笔,听说能得到这支毛笔的人将会福荫子孙千秋万代,大家都铆足了力气要拔得头筹,古戏台边人声鼎沸、人头攒动,那场面真可谓气势恢弘、荡气回肠,我的先生也参与其中,大家目不转睛地紧盯着那支毛笔,公公在台上来回走动、举笔几番,台下村民眼不离笔、来回穿插,生怕错过了任何一次机会,不少青壮年更是掩饰不住内心激动,摇旗呐喊,肆意挥手,激情澎湃地将活动推向高潮,公公也在此时向空中抛出了那支毛笔,古戏台下人潮涌动,欢呼声此起彼伏,看的、抢的、小的、老的都乐在其中。

  这天的我们还同时欣赏了古戏台上表演的赣剧,乐平是赣剧主要流派饶河戏的发祥地,也是赣剧的流行腹地,诞生过一代又一代杰出的表演艺术家,当代乐平籍著名剧作家石凌鹤更是“赣剧之父”。2011年,赣剧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不知不觉中,我又来到祖宅门口台阶边,这里承载了我们一家人许多美好的回忆,公公七十大寿的那天,我们在祖宅里有幸欣赏到了串堂锣鼓班的表演,串堂锣鼓班又称坐堂班、堂会班,为赣剧(旧称饶河调)在民间的一种坐唱形式。坐唱即清唱。每个班多则十数人,少则七八人,往往一人身兼数职,既负责文武场,也负责演唱,还有的同时演唱几个角色(行当)。串堂锣鼓班通常走村串户,出现在婚丧嫁娶和生儿育女的宴会上。演唱的剧目随东家喜事的内容而定。这种班社,灵活机动,轻便简行,为赣剧艺术的传承和普及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乐平串堂锣鼓班更为特色的是几乎每个班都有一副雕刻装饰精美的锣鼓架。即便是高度现代化的今天,乐平串堂锣鼓班依然活跃在城市乡村。

  这天的我们完全沉浸在为公公祝寿的欢乐当中,兄弟姊妹的家庭成员们都在串堂锣鼓班奏唱的激情洋溢的乐曲声中依次跪拜父母,为他们贺喜贺寿,场面热闹非凡。

  乐平文化斑斓多姿,不仅有古戏台文化、赣剧文化、串堂锣鼓班,还有乐平马灯戏、乐平手狮舞、乐平桥板龙灯、乐平剪纸、乐平古法酿酒,更有叫人一尝难忘的乐平狗肉、洄田排粉、油条包麻糍、萝卜饺子、红蔗糖等极具乐平当地特色的特产,沉醉在乐平文化中会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更有一种流连忘返的心境。真诚欢迎对乐平文化感兴趣的朋友们来到我的家乡乐平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