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洁:生存杂想

发布日期:2020-08-27 16:01 信息来源:永新县统计局 访问次数:

  老话说得好:“人有人路,蛇有蛇路”。话糙理不糙,直接点明世界万物都有自己赖以生存法则。

  我家三岁多的二宝也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法则。虽没得到科学认证,但普遍认为:二宝比大宝要聪明、调皮。抛开父母的偏爱,二宝要在夹缝生存,没有一生讨好的本领,是举步维艰的。我的二宝,一直在乡下散养。这几日,过县城小居,提前做好就读幼儿园的准备。一进家门,左手摸摸这个,右手摸摸那个,边摸边询问,这些东西都是谁的?他可以玩吗?面对满屋几乎都是姐姐的玩具、生活用品,他有深深的失落感,嘴里嘟囔到:“都是姐姐的东西,我的东西在哪呢?”我跟他讲:“宝宝,你的玩具在乡下,等你来县城上学了,会把玩具带上来”。小小的人儿点点头,随后一边对姐姐猛吹彩虹屁,获得玩具使用权。偶尔姐姐心情好的话,还能慷慨一回,送他个小玩具,他会乐上半天。有时实在对某个玩具爱不释手,姐姐又不给她玩,他会瞄准时机,出其不意,强行抢夺,成功的概率很小。两人年龄相差大,体能实力悬殊,如果相差个一两岁,估计会上演拳脚相向的姐弟大战。此时的弟弟不会贸然去挑战姐姐的权威,一般在姐姐的恐吓下,弟弟寻求曲线救国之路,像妈妈求助。他的求助也颇具艺术性,一般先是满腹委屈得卖惨,再表明自己对玩具的钟爱,最后询问妈妈能否给他买一个。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又会美滋滋地向姐姐报告,化解之前的危机,堪称“外交小能手”。垂髫小儿,如一片白纸,至真至纯,为了生存,知道讨好、卖乖、耍横。

  家里近日收留了一条流浪狗,唤作狮毛。初到我家瘦不拉几,皮毛稀疏,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没有一丁点宠物狗的美感和喜感。不喜欢动物的我,与母亲从狗自身的身体状况以及带来的细菌开始说起,一直掰扯到狗天性会咬人、咬鸡、咬鸭等不利于邻里和睦,建议母亲不要收留。执拗的母亲信奉:“狗来家人富”,一定要喂养。每个周末,我一进家门,狮毛摇着小尾巴,颠着身子冲向我,用舌头舔舔我的脚,或围着我转圈,偶尔抬起前脚欢快地抓我的衣服,黑色的脚印毫不留情地落在衣服上,有时候尖利的爪子一扯,纱质的裙子,随即遭殃。我着实不能接受这样的亲热方式,板着脸孔呵斥,有时会拿起木棍佯装要打它。狮毛看到我仍然摇着小尾巴,不远不近地看着我,但不敢过分亲昵。但它会转身讨好母亲和两个小屁孩,与他们嬉戏、亲昵,寻求庇护。狮毛虽通人性,但只是牲畜,出于本性趋利避害,寻求庇护,获得生存的空间。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置身滚滚红尘,生存都逃不脱名利二字。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围绕“利”在展开。“利”不仅仅指金钱、利益,还关乎名誉、地位等等。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国与国之间的较量,除去要遵循伦理人常、基本道义等社会约定成俗的法则,都在寻求“利”的平衡点。这段时间的关税大战、芯片大战、新冠疫情等国际热点问题,无不折射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和合作关系。

  置身红尘,万事万物围绕“利”字犹如在太极八卦图,一圈又一圈,循环不已把握正向取向,万变不离其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