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洁:妈妈的面具

发布日期:2020-09-04 11:29 信息来源:永新县统计局 访问次数:

  “啪”的一声衣架落在闺女的小腿上,她随即跳开,嘴里蹦出:“坏妈妈,你是个坏妈妈”。对,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我要戴上坏妈妈的面具,在你成长的道路上,扎扎实实地给你上一课。

  今日,午觉时分,迷迷糊糊要入梦乡,窸窸窣窣的声音一直萦绕耳旁,甚是扰人。索性睁开眼睛,探个究竟。哎,又是闺女在找书。毫不夸张地说,她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至少有几个小时在找她自己的东西,一会找书,一会找玩具,一会找皮筋……时常翻箱倒柜,把整理好的物品弄得乱七八糟,甚是烦人。她有个坏毛病,用过的东西不会妥善安放,随手一丢,我唐僧一样在她屁股后面追着念经,她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但两耳只带隔音效果,照丢不误。偶尔,心情烦杂,我也会面色狰狞,大声呵斥,用武力镇压,但管得了一时,过几天又是原样。老母亲只能收拾心情,她随手放,我随时整,她要找物品时,能准确告诉她,这样的相处模式倒也相安无事。这段时间,弟弟上来了,小家伙,三岁多一点,活泼好动,看到什么东西都新奇,是个“破坏”大王,他有时候会把妈妈的鞋子藏在纸盒里,会把姐姐的物品藏起来,藏起来后还会忘记地方,这下好了,一个爱丢,一个爱藏,火星碰到地球,非要砸出个吭来。家里天天上演姐弟大战,如果不是出格,我一般放任自流,不会去干涉,毕竟她们眼泪还挂在脸上,这边又亲亲热热滚在一起。

  可今天闺女出格了,在找书的时候对她外婆不敬,说她外婆不应该整理她的书籍,还用脚踢凳子,情节严重,老人家已经气得下楼躲清净,边走边摇头。外婆的受伤了,那是她从娘胎一出来,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孩子,怎么就这样了呢?我走过去,瞪着她,问她怎么回事?她马上来一句:“你走开,不用你管”。我的脾气,瞬间被点爆了回想这些天,你没有一个姐姐应有的风度,净干一些争风吃醋的事。一味抱怨我们偏心,不喜欢你,甚至弟弟可以尽情玩耍,你需要读书写字也拿来做比较。我承认,弟弟的到来,或许在不经意间把更多的目光投放在他的身上,因为他小,更会撒娇粘人,也因为我没有把他放在身边。可你已经是个小姑娘了,不屑于对我撒娇,一直寻求与我平等对话,我很欣慰你的成长,也采取朋友的方式与你交流。可你这段时间劣迹斑斑,作业不按时完成,嘴里偶尔飚一句脏话,以姐姐的身份恐吓弟弟,让小不点罚站我二话不说,拿起衣架,啪的一声打在她的腿上。打在儿身,痛在娘心。但今天我必须打你,抽你这一衣架是让你明白一是要你学会尊老爱幼,任何时候,不能对亲人随意发脾气。二是要你做事情要有担当,书本找不到不能赖在别人的头上,要从自己找原因。三是要养你成良好的生活习惯。衣架落下去,弟弟吓哭了,边哭边叫妈妈,小小的人儿一直没有见到满脸狰狞的妈妈,或许晚上得做噩梦。打不下去了,我丢下衣架,抱着满脸泪痕的弟弟,自己也忍不住哭了。是的,我今天是个坏妈妈,没有控制好情绪,但成长的道路上,妈妈偶尔需要戴上坏妈妈的面具,去修正你们的行为。

  “怜子如何不丈夫”。在孩子面前,父母能撕下身上所有的标签,以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姿态,表达拳拳爱子之情。我是母亲,我也不例外。一直以来,我尽量做一个柔和的母亲,在你和弟弟面前,俯下身心,倾听你们的声音,陪伴你们成长,可成长的道路布满棘刺,偶尔我会戴上坏妈妈的面具,用武力的方式修正你们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