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艳:你好,妈妈

发布日期:2021-03-08 15:01 信息来源:奉新县统计局 访问次数:

 

小的时候语文课本里有篇朱德的文章《回忆我的母亲》,这是一篇叙述性散文,文字朴实无华,通俗流畅,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劳动妇女的印象跃然纸上。至今让我还有印象的是说他母亲很早就起来操持家务,做很多人的早饭,不斤斤计较,与公婆,叔侄,妯娌一个大家庭相处融洽。

 

当时读起来就联想自己的妈妈,也是一个农村妇女,但是那时与母亲的情没有那么深,生在农村的自卑还让我非常嫌弃妈妈的身份。尤其在市里读高中,填档案是让自己最为难为情的事情。很多同学的父母是教师,医生,公务员,老板。似乎他们的父母都拥有体面的工作,这也自然而然给他们带来了优渥的生活。我总是用手挡住纸张,还要警惕是否有人注意我。因为同学们问起我来我只会说我妈妈在哪家工厂里做工,至少这个工人身份还是比农民让我感觉体面些。

 

直到有一次,我几个周末没有回家,母亲说来看我,那时没有手机,母亲在外面的公共电话亭给我电话,说到了让我出去拿东西,她头发凌乱,当时穿了她可能认为最好的呢大衣,但是因为穿的太久起毛严重,脖子上还系了条不合时宜在我看来更显土气的围巾,笑盈盈地冲着我走来。我当时并没有高兴而是有点责备的语气说:“下周就回去了,赶过来干什么?”。妈妈似乎看出我的不悦,说怕你不舍得吃给你带点零食,还有几件衣服。我不进去我拿给你就走,你快走吧,别被同学看见了。她把东西塞给我,转身就快步往相反的方向走了。我当时看到妈妈的背影鼻子就酸了,眼泪止不住留下来。我是多么的虚荣和可恶,嫌弃自己的母亲。她已经竭尽全力地给了我她能给我的。想想妈妈自己省吃俭用,而在我的吃穿用度上从来都不会让我委屈,我还这样对待她哪里还配做她的女儿,我赶紧大踏步追上去,叫住妈妈,说“妈跟我去我宿舍坐一会再走。”妈妈执意不肯,她说我穿成这样怕给你丢脸,我说没关系,挺好看的啊。妈妈当时的表情是那么的满足和开心,笑容在她风霜的脸上是那么闪亮。

 

后来看到一篇文章,说每个人总有一对有时让自己感到尴尬的父母,我觉得我当了妈妈后也有些时候会让孩子感到难为情。但是这不妨碍我们爱的深沉。父母的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要回报的爱了。朋友间他希望你能在他困境中帮助他,爱人间希望你爱他如他爱你,而父母可能真的只希望你健康快乐就好。